相关文章

雷钟哲:为留守儿童配新型防近视课桌椅值得点赞

  新学期开学,武汉新洲邾城街章林小学一(1)班42名留守学生用上了新型防近视课桌椅。校长章建明介绍,这批桌椅是由武汉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治中心为学生配备的,用以督促学生形成正确的用眼习惯。(2月23日《西安日报》)

  按说,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,而且率先用于留守儿童,具有更大的社会意义。然学者熊丙奇先生认为:我国学生视力下降,课堂读书、写作业姿势不对,这是一部分原因,更重要的原因,则是学校实行“圈养教育”,回家后依旧陷入“题海”之中,学生没有自由活动、锻炼放松的时间和空间,也没有运动的兴趣和习惯。他进而指出:如果后一方面问题不解决,必然出现的一个现实问题是,在教室里保持良好坐姿的学生,回家做作业怎么办?在校外培训班怎么办?因此“只有针对导致青少年学生视力下降的根本原因,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,才能切实减少我国的‘小眼镜’数量”。

  熊先生说得颇有道理,似乎也是治本之策,但是我仍觉得,在“圈养教育”一时半会难以消除的时候,在学生参与体育锻炼、接触大自然十分有限的情况下,采取这种技术手段防止学生近视,也是一个现实的选择。就算它是一个治标的措施,也应该标、本兼治,不应该“洗洗睡了”。

  首先,坐姿影响视力,这是一个铁定的事实,不正确的姿势会让视力减弱,也有大量的例证。因此学生打从上学伊始,老师就不厌其烦的强调保持正确的读书学习的姿势,倾注了大量的耐心。但是总有一些孩子悖离要求,最终让“小眼镜”找上门来。而且这些年来,小眼镜还呈现出上升增长的态势。因此采取各种措施包括新型课桌,就是改变现实窘况的需要。其次,用“凭栏眺望”的办法人为地进行干预,弥补了老师不能时时督促的漏洞。这种课桌的特殊设计,本身就是一个提醒、一个告诫。从小坚持使用,就能养成习惯;一旦形成习惯,在家里或其它环境下,也会自然保持的。

  所以,解决学生视力下降问题,应当综合治理,既有治本的对策,也有治标的办法。不能厚此薄彼,更不能因此废彼。但凡有积极作用的措施,都允许拿来一试。不鼓励不点赞,谁还愿勇于为之啊?